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资讯园地 >>历史之谜 >> 正文
87岁战友拍桌骂质疑邱少云者:这些混账东西
来源:荆楚网-湖北日报 作者: 2015-08-10 10:09:05

  【原标题】87岁战友拍桌骂质疑邱少云者:这些混账东西

  湖北日报讯 文/图 记者 李彦睿 通讯员 阮璐

  近期网络上充斥着一些对人民英雄的各种抹黑、诋毁言论,中央主流媒体发起“为英雄正名”系列报道,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当听到有人质疑“火烧邱少云”违背生理常识时,87岁的郑时聪老人异常激动,拍着桌子:“英雄就是英雄,哪容得胡说!”“我看着他牺牲,请功报道也是我写的,邱少云是个了不起的人啊!”郑老一遍遍地重复。

  烽火岁月结识战友邱少云

  8月2日,记者来到建始县,在郑时聪大儿子郑明建的带领下见到了这位老革命。

  时值正午,郑老泡了一杯清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郑明建告诉我们,1990年老人从建始县粮食局退休以后,就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

  见我们进屋,老人十分高兴,示意我们他有些耳背,于是接下来的采访提问我们便以书写进行,老人口述作答。

  记者手书:听说您是邱少云的战友,我们想请您介绍一下您入伍的经历以及和邱少云的战友之情。

  郑老看了一眼字条,笑了笑,随即开始了良久的沉默。他拿起纸巾擦起了眼泪,静静地讲述一段难忘的岁月。

  1928年11月17日,郑时聪出生于四川省资中县,1950年考入四川军政干校,当年7月被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0军29师87团3营9连担任宣传员,那正是邱少云所在的连队。

  1951年3月,部队随29师入朝参战。4月,战士们在朝鲜临津江畔的洛家山经历了第一场战斗。战斗异常惨烈,我军取得了胜利,但9连仅剩包括邱少云在内的19人。1952年,第10军29师原师长周发田升任第15军副军长,他带领第10军29师被编入第15军,于是便有了后来的英雄连队——第15军29师87团3营9连。

  在郑老眼中,邱少云是一个怎样的人?

  当时邱少云在9连1排,因为工作关系,郑时聪经常到各排开展宣传工作,因此就认识了他。在郑时聪看来,邱少云十分朴素,其他再无太多的记忆,但后来的一次战斗,邱少云成了郑时聪心中最了不起的人。

  那场战斗便是攻打391高地,时间是1952年10月12日。

  亲眼目睹邱少云壮烈牺牲

  说到这里,郑老不断地用手指叩击着桌面,哽咽着说:“邱少云……邱少云就是……在391高地……被燃烧弹……烧死的……”说完这句话,郑老长时间倚靠在沙发上,泣不成声。“391高地是一块沼泽地,芦苇丛生,我们在那里埋伏了一个昼夜。拂晓时分,敌人开始投射燃烧弹,点燃了芦苇丛,邱少云和另一个战友李士虎都被大火烧着了。”郑老不断摩挲着自己的头部和双手,焦急地向我们描述邱少云牺牲时的悲痛场景,“邱少云一动不动,双手因为剧痛用力地攥进沼泽地,除了手肘以下还是完好的之外,他全身都被烧焦了。”

  记者手书:邱少云当时怎么没有躲?

  “391高地前后都是开阔地,根本没有躲的地方。我们是先遣的加强连,攻下391高地后,将会把阵地向前推进2公里,全师都从四面八方来支援我们,为了不暴露,邱少云怎么会躲?”老人摇着头说,连队在美军的阵地前打了20多分钟,消灭了美军一个连,抓了5个俘虏。

  战斗结束后,郑时聪怀着敬佩之心写了一篇稿件,交给团组织股股长任善纪为邱少云请功,指导员带着连队胜利的成果到军部汇报后,随军记者郑大藩随后就根据采访以及军政委的评价、指导员的汇报和郑时聪的稿件,撰写了报道《伟大的战士邱少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

  当提起小学课文《我的战友邱少云》的作者李元兴时,老人很激动,“哎呀,我一直在找这个人啊!李元兴和邱少云是一个班的,我还有他的照片,他现在还在世吗?”郑明建说,老人一直记挂着这个人,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郑老说:“在那场战斗中,邱少云和李元兴立了一等功,我立了三等功。”

  邱少云曾将自己的照片赠予郑时聪

  记者手书:现在有人质疑邱少云,您对此想说些什么?

  老人没有马上回答,默默擦拭着眼泪,让郑明建给我们拿来了一本书。

  这本书名为《我心有歌——一个学生兵的朝鲜战场亲历记》,作者郑时文,是郑时聪的五弟,郑时文和两个哥哥一同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翻开该书第11章描述上甘岭战役的文字,《邱少云的沉默》便是郑时文根据郑时聪的述说如实记录下来的。

  有媒体曾报道,邱少云生前没有留下一张照片,但郑老手中,就有一张邱少云亲手赠予他的照片。

  该书的第168页就刊登着邱少云的遗像和介绍邱少云英雄事迹的现场照片。“可能现在全国就只有这一张邱少云的照片了吧。照片是邱少云生前赠送给父亲的。我父亲排行老三,大家都喊他‘三哥’,照片背面有邱少云的亲笔字:‘赠三哥’,照片曾提供给志愿军展览馆公开展出。五叔写这本书时,我父亲将照片借给了他。”郑明建说。

  在与郑明建交谈间,郑老突然拍桌骂道:“这些混账东西!”对于一些人质疑邱少云,老人无比愤怒,“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争,不会懂,在大火中邱少云的确是一动不动地趴着,在我心里他永远是最了不起的人!”

  郑时聪告诉我们,1951年4月洛家山战斗结束后,连队仅剩的19名战士每个人都照了一张照片。大家怕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倒在战场上了,关系好的战友们之间便互赠了照片,给对方留个念想。邱少云和郑时聪便在这种情景下互赠了照片。

  郑老从网络上得知,邱少云的亲人凭着对他的记忆,在家乡为他塑了一尊铜像,但郑老不知道铜像是怎样的,他很想让邱少云的亲人们知道自己手中有邱少云的遗照。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