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情感世界 >>师生“恩怨”录 >> 正文
四百昔日学子接力捐助偏瘫中学老师(图)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 2013-09-07 01:17:42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张明阳 实习生 钟馨星

  他

  他教了20多年书,学生无数,可耽误了终身大事:结婚。

  2010年,他突然病倒,从此偏瘫,从此告别课堂,一躺三年。

  起初,大伙送他入院。

  后来,人们渐渐淡忘,很少有人再关注他。

  现今,他已被迫出院,回到简陋的家中:没有妻子,没有儿女,只有一张简单的病榻,一些简单的药。

  ——他的病很难治愈,他也再没有能力支付昂贵的医药费。

  直到有一天,一篇网帖,他曾经的学生从四面八方归来。

  他们

  归来的学生们说:欧老师上课很严谨,不轻易笑,对于同学的提问却总耐心讲解。

  他们说:欧老师勤俭,当年就住在教室的小隔间里,只爱看书。

  他们说:他喜欢对孩子说,“读书好,多读书,读好书”。

  他们说:欧老师出身贫寒,精力都放在学生身上,才耽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他们说:现在,该我们站出来了!

  他的笑容已不复存在。

  那个曾经在讲台上绘声绘色的欧老师已经不在了;

  那个早起、不定时睡觉的、专治学生不良行为的欧老师不在了;

  那个饱读诗书、极力想将知识传递下去的欧老师已经不在了。

  有的只是向他教过的学生发一条慰问短信;

  有的只是一张黑色的破轮椅和一根拐杖来陪伴着他一天的生活;

  有的只是毫无知觉的左腿、左臂和彻夜难眠的疼痛;

  有的只是苦涩的药汁和对疾病充满无奈的痛苦;

  有的只是一张布满胡须、面容憔悴、对生命的感慨和失望。

  让我再一次介绍他的名字——欧南保。

  这位不再年轻的中学教师被一个名叫“脑溢血”的疾病击败了。

  ——欧南保病倒后,他20年前的学生刘婵娇写下这样的日志。

  9月2日上午,湘雅医院来了一位特殊病人。

  陪他来的,没有妻儿,不是亲朋,是已毕业多年的学生们。

  他叫欧南保,是娄底新化炉观中学的老师,执教24年,教过数千名学生,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

  全国新学期开课的第一天,一组他重病在家的照片在学生中间传开后,400多名毕业多年的学生聚集,只为他重新回到讲台。

  空间日志713次转发

  大家记起了老师欧南保

  十几个年轻人簇拥着一张轮椅出现在湘雅医院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轮椅上的男子面容憔悴,精神却不错。只是左手和左脚毫无知觉地蜷缩着,让他难以站立。

  然而半个月前,炉观中学71班的刘婵娇在炉观老家看到的他,却是心灰意冷,形容枯槁。

  “那个在讲台上绘声绘色的欧老师已经不在了……有的只是一张布满胡须、面容憔悴、对生命失望的脸。”8月17日,刘婵娇在老家看望了欧老师后,在空间里写下一篇日志:《我的老师叫欧南保》。

  随后一星期,这篇日志在空间里被转发了713次,引起了众多校友关注。

  此后,同学们为欧老师筹了7万多元医药费,并把他从娄底老家接到长沙治疗。

  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

  最大的骄傲是学生有出息

  2010年6月的一天,炉观中学176班的学生惊奇地发现欧南保竟然没来查自习。那是他24年教师生涯中唯一一次迟到。

  几小时后,侄子在教师宿舍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欧南保,送院检查,诊断为脑溢血。

  经历开颅手术后,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欧南保却落下半身偏瘫的后遗症,由于无法负担巨额的治疗费用,欧南保回到农村老家休养。

  “他以前每天要上五六节课,教几门不同的课程。早上五点就开始检查学生早自习,晚上查寝到11点多,回去之后还要备课。”119班的吴静说,这么多年来,欧老师每天要工作十七八个小时,操心每个学生的学习、生活,是操劳过度才累病的。

  “我一辈子没什么可骄傲的,最大的骄傲就是学生有出息。”提起自己的学生,欧南保总有说不完的话。谁考上了好大学,谁找到了好工作,他都如数家珍。

  半夜跑20里路家访

  就怕学生出事

  “有一次,一个女生和班里同学闹别扭跑回家,欧老师担心她的安全,晚上11点多跑了20多里路去她家里搞家访。”说起欧老师的故事,不少女同学红了眼眶。

  “天那么黑,又是晚上,女孩子万一出了事怎么办。”欧南保说,镇里晚上已经没有车了,他几乎是一路小跑找到女孩子的家里,确定她安全到家,才放下心来。

  158班的邹琼也记起,她读初中的一个冬天,晚上10点多发起烧来,寝室的女同学陪她去诊所,刚好碰上欧老师查寝。“我们和老师说明了情况,他就同意我们出门了。”邹琼以为欧老师继续查寝去了,没想到在诊所打针时,却发现老师蜷在输液室外面的角落里打盹。

  “当时我好感动的,他怕我们女孩子出去不安全,在后面悄悄跟着我们,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陪我们。”

  “大概2000年左右,他还偷偷帮一个家里困难的同学垫付了500块钱学费,差不多是他一个月的工资。那个同学到现在都不知道。”关于欧老师的故事实在太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我还想再回到讲台上去,孩子们还等着我去上课。”轮椅上的欧南保一心一意惦记着的,还是他的学生们。

  “他就是我们的爸爸”

  “我们要帮他重回讲台”

  2日上午,十多名在长沙工作的学生请了假跑来送欧老师去医院,在学生们的陪伴下,欧南保也不再满脸失望,变得健谈起来。

  “您以前总是念的那句名言是什么来着?书山什么的?”吴静发现老师仰头聊天很费力,索性蹲下来。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么多年了还没记得住。”欧老师耐心地“教导”起已经毕业十年的学生。

  如今他的病榻前,帮他端茶递水的,陪他聊天谈心的,为他的住院手续忙前忙后的,都是他曾经教过的学生们。

  “他就是我们的爸爸,有这样的爸爸我们很骄傲。”158班的陈琼在他们为欧老师组建的聊天群里说。

  这个聊天群以“欧老师,师生情”为名,已经聚集了400多名欧南保曾经教过的学生,他们在群里讨论募捐,并组织探望和照顾欧老师。

  “他为了学生,一直都没娶妻生子,但我们都是他的孩子。”吴静说,他遍布全国各地的孩子们发出同一个心愿:老师,我们要帮您重回讲台。 (市民王先生提供线索,奖励30元)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张明阳

  实习生  钟馨星

  互动

  一个好老师,他用20载青春,换来400多名学生的反哺之情;

  一群好学生,在老师有难之际不离不弃,奔走呼号,传递社会正能量;

  师恩深似海,如果你想帮助这位伟大的老师,鼓励他走出困境,让他在有生之年,能重新站起来,返回讲台,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258,也可登录微博@三湘都市报跟我们取得联系。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