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情感世界 >>养育恩 >> 正文
母亲为让儿子安心读书隐瞒尿毒症病情4年
来源:市场星报 作者: 2011-07-11 10:51:22

  文/图 记者 张火旺

  感动无处不在。但感动有时也会带给人揪心的痛。

  在安庆市市府街光泰新村小区的普通家庭,为了让儿子安心读书,直至高考结束,患有尿毒症的母亲杨青柳和全家人一起保守患病的秘密整整4年。

  当地媒体将这一充满无限爱意和希望的“隐病”故事报道后,无不让安庆市民唏嘘不已。昨日,记者走进了故事的女主角杨青柳的家,她兴奋地告诉记者:“儿子考上大学了。”

  一句对话牵出“隐病”故事

  6月8日,高考的大幕刚刚落下。安庆晚报记者张丽在安庆市116医院采访时,在医生办公室,遇上了一位女患者。

  “小杨,你今天看上去气色不错啊,下次来复查一下。”医生对这名女患者招呼说。

  “总算等到了今天了,儿子高考结束了,现在我心里轻松了。这几年我都不敢多见他,担心他知道我的病情。”女患者长嘘了一口气。

  这句看似简单的对话,触动了记者张丽的职业敏感。从医生口中得知,女患者名叫杨春柳,4年前就在该院接受尿毒症治疗,为了不影响儿子许明(化名)的学习,一直对外隐瞒着病情,还要求医生也为她保密。

  如果这个“隐病”故事故事是真的,那一定是个悲怆感人的故事。张丽向报社作了汇报。

  直到记者采访儿子才知真相

  为进一步了解和核实这个“隐病”的故事,根据掌握的线索,张丽来到安庆一中,据许明的班主任储老师介绍,许明学习刻苦,自立能力强,和同学人缘很好,是个不错的孩子。“许明的母亲的确是叫杨春柳,但是不是患有尿毒症,学校一直也不知情。”储老师说。

  6月8日下午,张丽找到了杨春柳位于安庆市市府街光泰新村的家。下午17时30分,刚刚参加完高考英语科目考试的许明,一出考场就赶回了很久没回的家。一见到儿子来了,夫妻俩就问他考得怎样,许明笑着说:“考得还好,就是数学比较难。”

  看着自信乐观的儿子,母亲还是没有说出口。看到早已在等候的记者,从父亲许全春口中得知记者前来采访的真相,得知母亲的确切病情,性格开朗的许明如同遭遇晴天霹雳,默默地将手挡住了脸,眼泪止不住潸然而下,一言不发。

  “每一个母亲都会这么去想”

  “隐病”故事在安庆晚报报道后,引起了当地市民的广泛议论。昨日,记者走进了杨春柳的家。

  说是“家”,不如说是一个简陋的房子。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一台十几年前买的电视机和一台风扇,是这个家里最值钱的电器。

  “每一个做母亲的当时都会那么去想。”面对记者,杨春柳说,只是自己身患的是尿毒症,4年的隐瞒过程的确异常漫长,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儿子少看到自己。

  为此,4年中,夫妻俩开始让儿子多在爷爷奶奶家住。许明偶尔回一趟家,待一小会就会被父母赶回爷爷奶奶家。“因为病情不见好转,我当时一直心里很脆弱,很想让儿子留下来陪陪我,但我怕控制不了自己会说出来。”每次看到儿子不情愿地离开家的背影,杨春柳总是以泪洗面。   

  为了不让孩子生疑,杨青柳还是强念着病痛和思念,每天都会打电话问问儿子学习情况,坚强地笑着,安慰儿子自己没事,要儿子安心复习,争取高考考出好成绩。

  记者了解到,每个星期,杨青柳都要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医院透析,手臂上被针扎得到处都是淤青。丈夫许全春开始每天忙着到处打工赚钱养家。

  有时杨青柳病情突然恶化,不得不住进医院,她就对儿子说:“妈妈没事,只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善良母亲的悲情人生

  今年36岁的杨青柳,老家是在桐城市的一个偏僻农村。5岁时杨青柳就没有了母亲,父亲一个人把她拉扯大,到了14岁她就缀学来到安庆燎原化工厂做档车工。

  在安庆无依无靠的杨青柳,17岁那年就嫁给了没有正式工作的许全春。第二年生下儿子许明后,夫妻俩就靠打零工维持家庭。

  儿子许明从小性格开朗喜爱读书,成绩在班上总是排在前列。虽然经济条件有限,但一家人的生活却过得有滋有味,把爱读书的孩子培养成大学生是夫妻俩共同的生活目标。

  然而好景不长。2006年下半年,杨春柳经常感冒,最多一个月感冒达四五次。2007年4月的一天,杨青柳再一次感觉到身体不舒服,腿脚浮肿,最终被诊断患上尿毒症。

  经过两个月的住院治疗,杨青柳开始和其他患者一样用透析来维持生命。每个月四次透析和平时的服药,除去医疗保险能报销的部分,家里也要支付2500元左右的费用。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家庭,四年来背下了近10万元的债务。

  儿子是重症母亲的骄傲

  杨春青柳刚刚查出尿毒症的时候,正是儿子许明迎接中考的关键一年,夫妻俩商量后认为,儿子能否考上安庆一中,处于关键时期,千万不能让孩子知道病情,这样会让儿子担心分神、影响学习,于是他们决定:对儿子隐瞒杨青柳患病的真相。

  2008年,争气的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安庆一中文科实验班。杨春青柳坚持不让丈夫说出自己的病情,“儿子考上重点高中,就让他集中精力学习,等高考结束再说。”

  “儿子总算没让我失望,分数过了一本线,考上了大学。”昨日,面对记者,身体仍显虚弱的杨青春柳,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在杨青柳眼中,儿子是她的骄傲。高考期间,丈夫许全春因为打工没能送儿子到考场,7日高考首日,从位于市府路的家到考点有两公里的路程,虽然没有气力,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但杨青柳还是赶到安庆二中考点外等待儿子。

  “对妈妈的病情,孩子也已经有所察觉,妈妈的脸色越来越差,身体也越来越虚弱,他的日记里曾经写到过希望妈妈的身体早点康复,只是他并不知道妈妈患的是尿毒症。”采访结束时,许全春说,他会努力打工,为儿子凑够学费,希望能与妻子杨青春柳一道,送儿子上大学。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