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情感世界 >>师生“恩怨”录 >> 正文
7岁女孩捉虫养小鸡:蛋给老师吃 卖鸡交书费(图)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 2011-02-17 10:54:40

小秋钰的眼神中透着与她年龄不相仿的坚毅。

小秋钰的眼神中透着与她年龄不相仿的坚毅。

小秋钰每天都要自己喂鸡,对小鸡的呵护无微不至。  本报记者 何熠 摄

小秋钰每天都要自己喂鸡,对小鸡的呵护无微不至。 本报记者 何熠 摄

董珉岐老师和小秋钰亲如母女。

董珉岐老师和小秋钰亲如母女。

  “小鸡仔长大了,你拿来干啥子?” “卖了换钱钱。” “换钱钱干啥子?” “交书费。” “还有呢?” “给董老师吃蛋。”

  妈妈离家出走,爸爸长期不回家,爷爷残疾,奶奶轻度痴呆,幸好,老师把她接到家里照顾……

  昨天是全市小学报名的第一天。在距离主城两百公里外的丰都县董家镇彭家坝小学,26岁的乡村支教女教师董珉岐,翘首盼了一个上午,7岁的学生黄秋钰,才独自一人艰难步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山路来到学校。

  看到小秋钰,董老师长舒了一口气。替孩子报完名之后,她更加担心已经怀孕4个月的自己,没有办法和以前一样,让小秋钰住在自己家中来照顾她。

  她不知道,平时很少说话的小秋钰心里,已经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让人酸楚。

  

  老师的爱心

  无依的孩子,住进老师家

  彭家坝小学位于丰都县董家镇和忠县新立镇的交界处,学校很小,只有8个班级298个学生,其中超过九成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学校有十来个老师,董珉岐就是其中一个。

  董珉岐,80后,2007年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大学专业学的是美术。她从来也没有想过,学美术的自己会在一个乡村小学当上语文老师。“学校太缺老师了,也是没有办法。”董老师很年轻,笑起来脸上就显出一个酒窝。

  出生在一个医生家庭的董珉岐,家境在当地算得上是很不错的。毕业之后她来到了丰都县董家镇彭家坝小学支教,按照当初的约定,支教3年就可以结束了,可今年已经是第四年。

  在这个学校里,老师更像是生活保姆。除了平时要上课之外,董珉岐和丈夫陈飞在距离学校50米外的租住房里,住了13个孩子,这13个孩子全都是留守儿童。

  洗衣、劈柴、做饭、辅导作业,这些都需要董珉岐和陈飞两口子做。两个乡村老师,在自己的家里替一群远离父母的孩子,支撑起了一个“家”。

  在这13个孩子中,有一个尤其特殊。她就是黄秋钰,今年7岁了,但是个子小小矮矮的,看上去只有5岁左右。

  去年9月,董老师接了一个新的一年级,黄秋钰在这群孩子中间显得很特别。“我就发现孩子们不愿意和她玩儿,连座位也隔得很远。”拉到家里,董老师给黄秋钰洗了个澡,足足洗了两桶水,臭得董珉岐当天晚上连晚饭都没有吃得下。

  “问一问,才晓得,这个娃娃真的很可怜。”小秋钰出生在一个非婚家庭里,妈妈在她6个月大的时候,嫌弃家里穷离家出走再没有回来;而爸爸之前又因为偷了村里的耕牛,被司法机关劳教释放后经常不回家。

  自从去年10月,黄秋钰被董珉岐叫到她家里住之后,小秋钰开始过上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生活。其他12个留守儿童,父母都会按月支付孩子的生活费给董珉岐,而小秋钰没有钱,董老师待她和其他孩子一样,帮她洗澡,有高年级的孩子穿不了的衣服,董老师替她收着;中午晚上每顿饭都有肉。

  

  朴素的感恩

  捉虫养小鸡,生蛋送老师

  小秋钰话不多,我问她:“老师家里安逸还是你们家里安逸?”她悄悄地对我说:“老师屋里安逸。”

  家里孩子多了,董珉岐的婆婆专门从忠县赶来照顾他们。黄秋钰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孩子,“有时候她洗了澡,脱的衣服我还来不及洗,她就自己拿去洗。”

  “天,恁个点点小个娃儿,个头还没有洗衣槽高。”董珉岐的婆婆说,小秋钰踩在板凳上洗衣服的模样,让他们一家人都心痛不已。其他的孩子吃过晚饭就跑出去玩,或者抢着看电视,只有小秋钰一个人,陪着婆婆在厨房烧柴火:“架柴、烧柴她都得行。”

  小秋钰在董老师的家里,过了3个月的快乐日子。一直到去年寒假前,小秋钰发现了董老师的秘密:董珉岐怀孕了。

  在铜梁县当医生的父母很是不放心女儿,专门开车到彭家坝小学来过一次,这里艰苦的条件让他们对女儿更担心,走后每天几乎要打两三个电话来问问女儿吃了些什么。这些电话,被小秋钰听到了。

  虽然怀孕4个月的事情董珉岐没有告诉孩子们,但她心里还是很担心:“其他的娃儿我都不怕,他们都能找到亲戚帮忙照顾,唯独只有黄秋钰。”小秋钰的爷爷残疾,奶奶又有轻度痴呆,离开了董珉岐,小秋钰该怎么生活呢?

  董珉岐没有想到,小秋钰自己已经有了打算。爷爷在腊月替她卖掉了她捡回来的塑料饮料瓶。用卖废品的钱,以每只1.5元钱的价格,买来了20只小鸡仔。

  整个寒假,小秋钰都在精心地照顾着这些小鸡仔。“我们院坝下面的小石头,都被她搬松了的。”62岁的邻居杜昌英说,小秋钰每天都拿着一个玻璃小瓶子,到处翻石头找蚯蚓,挖出的蚯蚓,都被她拿去喂小鸡。哪家有剩饭,她也去捡回来,喂自己家里的小鸡。

  黄家只养着一头小黄牛,一头还没有长肥的猪。“以前不喜欢养鸡,鸡要被地老鼠咬死。”爷爷黄泽模说,“是她硬要喂。”

  算一算,腊月养的鸡,大半年之后就能生蛋。而那个时候,董珉岐应该是生完孩子休完产假返回彭家坝小学了,她告诉爷爷,这20只鸡,生蛋之后送给老师,今后鸡卖出去,还能替自己交学费。

  小秋钰很内向,不太愿意主动说话,我问她:“小鸡仔长大了,你拿来干啥子?”“卖了换钱钱。”“换钱钱干啥子?”“交书费。”“还有呢?”“给董老师吃蛋。”

  

  孩子的命运

  爸妈不管她,爷奶都有病

  黄秋钰的家,距离彭家坝小学还有几公里山路。昨天上午,从彭家坝小学出发,我们在狭窄的田坎上步行了半个多小时山路,才找到了黄秋钰的家。

  大年还没有过,家家户户都挂着香肠腊肉;而小秋钰的家门口,连副春联都没有。年迈的爷爷奶奶,拉扯着小秋钰生活在这个老房子里,房间里面没有家具,没有电器。唯一的一只灯泡下,是小秋钰和奶奶的床。

  床上一床薄薄的被子,下面垫的谷草,仰头能够看到瓦楞间巨大的缝隙。小秋钰说:“下雨的晚上,我和奶奶只好站起来,这里站一下,那里站一下。”

  奶奶鲁光荣撩起破烂的衣角擦擦眼睛说:“是怕哪个笑嘛?儿女不争气,娃儿造孽我们当老辈子的也造孽。”

  小秋钰的懂事,在附近的乡邻间都是出了名的。“恁个小个娃儿,插秧子比她奶奶都得行。”邻居说,从小没有妈,爸爸又不管事,4岁开始小秋钰就知道捡废品,回家堆起来存着卖钱;5岁的时候,把裤脚挽到大腿上,到水田里面去插秧苗,“在水田里面不晓得摔了好多次,每次还喊我‘奶,你看我插了恁个多了’。”

  黄家养的一头小黄牛,爷爷正在教它犁田。因为还没有拴惯鼻子,邻居们经常会看到小秋钰在坡上,扯着牛鼻子上的绳子和小黄牛对拉的情景。“经常遭拉哭,又好笑又伤心。”

  “老两口都和我们一样,是老实巴交的人。”邻居陈群军说,黄泽模有一儿一女。女儿因为早年间患上精神病,疯疯癫癫离家多年,之前曾经被派出所送回家里,但是过不了两天又跑了;儿子黄光平自从秋钰的妈妈离家之后,他也经常不回家,更不要说照顾老人和孩子。

  爷爷说,一年仅靠着地里的收成,他们一家只能收入1500元左右。生活很困难,但是更困难的是自己越来越老,不知道今后怎么去照顾孙女。

  

  未来的选择

  老师要走了,谁来照顾她

  昨天开学报名,董珉岐挺着大肚子忙了一整天。江北区绿叶义工组织的义工们,给贫困的孩子们带来了爱心礼物。80后的董珉岐平时也上网,她知道自己和小秋钰的故事被人发到了网上,面对网友对她热情地表扬,董珉岐很朴实地说:“我也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网上关于“小秋钰趴在窗户上偷偷想上课”、“小秋钰省下饭团喂鸡”这些感人的情节,朴实的董老师说,这些事情据她了解是没有发生过的,应该是人们善意的想象,“不过大家关心小秋钰的心是好的,我也感谢大家。”

  关于小秋钰的未来,董珉岐说自己只有和其他的老师商量一下,希望能够让其他的老师暂时照顾她:“等我生完孩子,还是让她到我们家住。”

  董珉岐现在已经在丰都县董家镇彭家坝待了4年了,本来她是想永远待下去,但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她有些为难:“我想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环境,但又离不开彭家坝小学的学生。”未来怎样,董珉岐说,再说嘛,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本组文/记者 柳姗姗 实习生 王梅蕾

  编后

  感恩,只是一个朴素的心愿

  7岁,对于很多城市孩子来说,还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年龄。可小秋钰不一样,她不仅要自己洗衣服,做家务,还要帮奶奶插秧、放牛,开始承受生活的重压。

  还好,一位有爱心的老师收留了她,给了她温暖,让她可以和别的孩子一样读书。

  也许,一个7岁的孩子并不懂得什么叫做感恩。但在她心底,一定深深铭刻着老师对她的每一份关爱。所以,在别的孩子出去玩的时候,她会懂事的帮老师家烧火。所以,在知道老师怀孕的时候,她默默地计划着自己的一个朴素的心愿:养鸡,生蛋,送给老师。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