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教师园地 >>教师应用范文 >> 正文
新东方总裁俞敏洪:培养优秀高中生五大法宝
来源:新浪教育 作者: 2010-07-24 00:36:08

  7月22日,新东方国际高中(北京校区)召开媒体沟通会。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行政总监兼国际高中董事长李国富、新东方国际高中校长王鹏、北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副秘书长杜平、知名青少年心理教育专家宋少卫、职业规划专家梅峰等嘉宾出席了本次会议。

  会上,俞敏洪老师与各位教育专家就人才培养、中学生个性化教育问题、新东方国际高中的教育使命和任务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并提出国际化和个性化中学人才培养创新教育体系。

  在提到新东方国际高中的使命和任务的时候,俞敏洪老师谈到:“新东方的国际高中教育要做到真正的国际化、创新化和个性化,我们要实现五大使命和任务:保留中国教育中优秀的元素;引入西方教育中合理的要素;全面塑造学生的健全人格;弘扬学生的个性发展;培养学生正确的同情心、价值观、世界观。我们期望通过新东方国际高中的创新和探索,将来可以把合理的因素引入到中国的普通高中去,给予中国普通高中教育有益的借鉴,为中国的教育做出贡献”。

  此外,新东方国际高中王鹏校长也向记者透露:“新东方国际高中北京校区的设立,是新东方全面进军国际高中教育领域的重要举措。我们凭借新东方17年来在英语教学和留学规划领域的经验,以及与教育、心理、职业规划等领域专家的多方沟通、调研与合作,在全国首创适合中国初高中学生的“ICPAS测评系统”(即中学生个性留学规划测评系统)。这套系统主要包括英语运用能力测验、学习风格测评及职业取向测评三个方面。我们将在学生入学后根据测评系统的结果,对学生进行分组、并有针对性地进行学生实践活动的安排,选修课的规划,帮助学生在完成学业的基础上,更全面地发展自己的个性。”

  据悉此套测评体系已经通过业界知名机构专家团队的效果分析验证,将正式运用于新东方国际高中(北京校区)2010届新生的培养过程中,在学生入学后根据测评系统的结果,以及各领域特约指导专家与学生面对面的沟通结果,对学生进行个性化分组、分级培养,不断地去引导学生发现自我的性格及发展优势,给学生和家长提供全面、细致的留学解决方案。

  为了帮助更多的中学生家长解答孩子学习规划中的难题,新东方国际高中(北京校区)还联合了业界知名的青少年心理学家、职业规划专家以及行为分析专家等组成国内首家“个性留学工作室”,并特设免费专家咨询热线,有兴趣家长可以拨打:400-688-1000。

新东方国际高中“五大”使命打造国际化创新型人才

  ——俞敏洪老师在国际高中媒体恳谈会上的演讲实录

  时间:2010年7月22日

  会议:新东方国际高中(北京校区)媒体沟通会

国际化与国际化高中

  好像今天的场合应该西装革履才合适,但西装革履对我们来讲只是在表面上的国际化,我们还是要追求真正的国际化。大家对成功不成功有很多的定义,有的人认为有钱、有社会地位就是成功,有的人认为能够过上快乐的日子就是成功。但是它总有一种标准也许是能够通用的,在我本人看来,第一是我们能够过快乐的生活,不管你有没有事业都要很快乐。但是过快乐生活的前提,现在的社会中,我们已经没有可能再回到陶渊明那个时代了,我们是在人群中间,密集度非常高的社会群体,不仅是单一的社会群体,而是无数个社会群体加在一起。我们不可能只生活在中国社会,也要生活在世界的社会中间,我们要有谋生能力才可能快乐地生活。如果你天天要饭,我估计除了极个别的人,大部分人还是不能快乐起来的。这就意味着我们至少要喂饱自己。

  用什么喂饱自己?当然是能力。同等时间下,我们有一个能力,如果我花一个月的时间,你也是,我赚两万块钱,你赚2千块钱,肯定不一样。我能够得到更好的收获,不是说有多少钱。第一钱多了就不是你的了,第二对我这样的朴素生活的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其实是人的心的宽度扩大了。我们发现很多人越活心越窄,但是有很多人越活越宽。

  还有我们的生活也有宽窄,有些人一辈子就局限在一个小地方,我们也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自己的活动范围遍及全世界。我现在可以把自己的足迹走遍全世界,考察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明,不同人对幸福的感受,回头又形成了我自己的理念。

  “新东方国际高中”的叫法是错的,国际高中是有严格定义的,外国人到了中国以后,通过外国人的体系在中国办的学校,是全西方教学模式的叫国际高中。比如北京顺义有一些从小学到高中一贯制的,有的读小学,有的读高中。所以,严格来说,“国际”这两个字国家不是随便批的。之前海淀区要跟新东方办国际学校,后来新东方没有做,另外一家做了,结果失败了。它的概念是我在这儿办一个国际学校,让外国人上学,这样我就有吸引力。海淀区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所真正的国际学校,国际学校都在朝阳区了。在教育概念里面,国际学校是完整地遵循了西方国家的教学体系,在中国植入的教学模式。

  所以,我更愿意把“新东方国际高中”定义为国际化的高中,“国际化”和“国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就像理想化和理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人要有理想但是不能理想化。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应该弘扬的不是国际教育,而是国际化的教育。国际化就把中国也包含在内了。

中国的人才培养

  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概念?咱们要先从中国的人才讲起。中国的人才在这么多年间,一直到今天是断档的。解放以后,有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这中间彻底断档。改革开放的这30年,国家对教育也很重视,原则上也培养了一批人才,我们确实出现无数的大学生,知识量也有,我们在座的各位也应该都是人才,也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以后大学中间培养出来的人。表面上我们国家30年培养了很多人才,但实际上培养人才的概念和培养人才的速度跟世界没法比。原因就是因为世界发展的速度比中国培养人才的速度要快;第二中国培养人才的方向和世界发展方向是相左的,但不一定相反。

  我们现在讨论中国的大学,大家都知道现在有无数的讨论。前一段有一个很厚的杂志专门讲中国大学的无奈、痛苦和绝望。我们现实中间也可以看到。我觉得现在中国大学的教学质量和教学理念还不如我当初80-85年的大学教育质量。原因就是中国大学教育的体系是有问题的。对中国大学来说,我们反复地讲去行政化的过程,这个体系到中学也有问题。由于根上有问题,不是说中国的孩子不聪明,不是说中国的孩子高考分不高,不是说中国的孩子不是人才。但是大家也可以看到,我们很难想象在改革开放这30年间,有多少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或者是世界学术领域的泰斗人物?至少我现在没有看出来,原则上应该现在已经有了。再往后面看,我们现在大学的孩子们就更加有问题,因为我跟大学接触比较密切。当然不排除中间出一些优秀的人才。但是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我们“人”的概念是一个普遍的概念,而不是个别的。

中国的教育问题和“天才扼杀”现象

  问题就是两个方面,中国的教育从中学到大学第一是评估体系出了问题。我一直不反对中国拿高考作为评估体系。因为中国有中国的现实情况,不太容易全面地使用西方那一套评估体系。如果取消了高考,或者高考是参考分数,其他的作为另外参考因素,这在中国短时间内很难行得通。因为中国是一个人情、面子和权力永远大于规矩的国家。这是几千年过来的问题,我们不做评述。

  由于评估体系出了问题,单向的高考评估体系,尽管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是由于是不全面的,导致了中国的孩子进小学时本来是有个性的,到高中以后全部变成了鹅卵石。每门课都要考高分,因为要为了进好大学而努力,这就意味着某一门的天才就被扼杀了。但是在国外的体系中间就可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就可以在其他的课程里面适当地选择某一门课的优秀发展,就可以被定义为人才。有意思的事情是,美国大学的普通毕业生去工作时,数数都是要掰着手指头算。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伟大的数学家几乎全在美国。这就是容许个性发展的结果。

  我女儿在国外读书,现在上初三,数学是跟着高二上的,但是她的语文课是跟着初二上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数学方面显示她是天才,语文方面显示的是一般的才华。但是她在综合评分的时候,她的成绩一定不会太差,原因是她在某一门课方面有非常明显的才华。他现在已经开始做微积分的课程,也就是美国大学一年级的课程,因为他们的评估体系是多方面的,所以,对中国来说,我们要解决一个对于孩子们读书的评估体系问题难度就很大了。

  第二个是中国的行政体系的缺陷。不管是中学校长还是大学校长,他都是行政化的。这个校长并不需要对这个大学的最终名声负责任。只有一个人对事情的最终状态负责任的时候,他才能认真起来。比如我们,我们这里有个新东方私立大学要开张,我们肯定会认真起来,原因很简单,这个新东方大学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招任何一个开后门的学生或者不合格的学生就是毁自己。包括现在的国际高中,任何成绩不过的一律必须先终止,最后在完了以后才可以考察人情方面是否可以放一把,但孩子也需要是一个还想学习的孩子。我们扬州做的国际化高中,现在做得比较成功,今年80多个学生几乎全部进了美国前100位大学。这样就有很多的家长,包括我的朋友,地方政府的朋友,在孩子不合格的情况下,就想往里送。我们就挡,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这儿不是公立学校。公立学校的话,能让就让了。

  如果这个学校不是我的,我就可以不这么做。反正过两年我就被调走了,就无所谓上面的好不好。中国就是这样的,中国的大学校长也不对学校负责,原因很简单,就是过两年就要被调走。可能这个原因是行政的。

  所以教授治校,包括中学,就是让中国的校长带有某种对这个学校有最终负责任的治校,对于中国的教育改革这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中国的教育改革,由于这些体系非常的难改,直接导致的结果是中国一代又一代的人才毫不夸张地说是在绝对被毁掉。结果就是中国顶级人才最后的厌学和中国顶级人才由于特长没法发挥,最后的结果出问题。

  所以呢我个人的预料,在中国未来的几十年,中国其实在顶级人才里面会出现空缺。当然这个空缺现在有一个可能性,就是由于现代留学热潮的增加,一部分的人才位置会被这些人替代。这个你看得出来,实际上不管是日本、韩国、还是我们的台湾地区、香港地区,他们的首批人才都是大学出去留学,就是高中就到国外留学,读完四年大学,在国外读研究生、博士生,回来之后再当地地区或者企业担当了重要岗位,由于他们受到国外的影响,因此改变了部分社会结构和社会思想和社会看法,甚至改变了世界观。但是这个在我们这儿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新东方的国际高中的五大使命和任务

  新东方的国际高中教育要做到真正的国际化、创新化和个性化,我们要实现五大使命和任务:保留中国教育中优秀的元素、引入西方教育中合理的要素、全面塑造学生的健全人格、弘扬学生的个性发展、培养学生正确的同情心、价值观和世界观。

保留中国教育中优秀的元素、引入西方教育中合理的要素

  其实,在我的心目中间,我一直想做的新东方国际化的高中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们不仅仅要把孩子送到国外去的高中,我想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间做一个既能够把中国教育,又能够把西方教育结合起来的东西。我可以做全面的西方课程引入过来。比如说我把全美的高中课程引过来,如果我去跟美国某一个学校谈合作还是很容易的,我干脆从高一一直到高三全部是西方课程,由于这样的高中是西方社会非常认可的,那么我们这些孩子最后他们出去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留学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现在有些学生在学A-level课程,我认为这不是我想要的。就是说我不希望中国的孩子最后丢掉了中国的东西,只认西方的。所以我在新东方的系统里面一定要加入强大的中国元素的东西,中国元素中的东西一定不是现在的学生所上的这么多课,到最后变成了一个什么状态呢?就是刚才说延迟满足能力。

  我们中国孩子所有学科的内容都是过分的填鸭式的,过分满足了,不是满足,到最后就是厌足,对每一门课都讨厌。西方的巧克力店,原来雇学徒的时候,因为学徒都很穷,所以就出现两个模式,第一种模式,是老板雇完学徒之后,就让学吃巧克力,别的什么都不许吃。最后学徒一辈子不想吃巧克力了。另外一个是老板看着学徒,就要过一两年以后学徒还偷巧克力吃。所以我们现在应该用第二种方式来教育孩子们,让他们尝到知识的力量,始终都咬尝试到。我们现在所有的教学都是第一种教学,其实我们应该采取第二个方式。高考完了还有几个孩子记得高考的内容呢?

  比如说能够对历史无比的感兴趣最后终身研究历史,保持着重大兴趣的像袁腾飞这样的人没有几个,真的没有几个。中国的教育合理成份是有的,相对来说知识的度要比西方社会高一点。我始终认为中国孩子的智商和接受能力比西方孩子要高。确实如此,就是在同等的西方学习条件下,因为我女儿在国外学习,就能够看出来,我觉得她平时也不怎么认真学习,因为她有很多的爱好,画画、旅游啊,但是她的成绩,课程的平均接受成绩总是高出西方人。那个学校里面一半中国人,一半西方人,中国人就是变成了她的死敌,西方人根本不在她的眼中。确实中国孩子对知识的接受能力很强。

  所以,吸收中国教育中间的优秀成份,使中国学生知识点某种意义上超过西方整体上。我觉得按照我们现在的标准,用高考这是合理的。按照我们现在的标准很简单,就是通过比高考要低的考试系统,就表明了学生是全面学习的系统。我们中国的教育到高二分文理科,这不是一个问题。尤其对新东方来说不是问题。我可以让学生以自己喜欢的方式选择课程,并且我们的课程可以可持续地发展下去。接下来我们不用参加高考就没有必要把文理科分得太清楚。我们可以把“中西方文化比较史”放进去,而这门课恰恰是我最感兴趣的。比如由像我们的家长来讲东西方文化比较史,而不是正式的历史老师来讲。

  就是你可以让学生知识上更加全面地吸收,并且给他留有把好奇心留下来的兴趣空间。

  我们可以在学生感兴趣的前提下,让学生进行一些很有意思的选课。中西方文化比较史是大学的课程,国学实际上也是大学课程,都可以让学生选。北京是一个知识型人力资源比较密集的地方,而我又是在这些人力资源中有一定能力可以调动的。

  我们要做的就是很简单,就是必须把西方优质教育在中学的时候引入进来。甚至有些课可以同时开,比如说中文的教学课和英文的教学课可以同时开。我曾经比较过,因为我女儿的教材非常厚,我就比较过中国这么薄薄的一本教科书,国外的教科书都是很厚的。我就发现同样的物理课程,放在一起上,一个老师用中文上,符合中国的教学传统,让他参加会考,另外一个老师利用兴趣引导,用英文上物理课,一点不冲突。我对物理不懂的,我拿女儿的物理书能够从头读到尾。因为他们系统的讲解,精美的图片,先进的实验方法。但是在中国不太容易拿这么厚一本教科书给学生自己读书。所以,扩大学生眼光的课程体系可以引入进来。

  我一直想为什么中国的教学体系中间,不能合理地引入西方的开发学生兴趣为主的课程体系?而只是始终坚持死记硬背的课程体系?当然还有一个成本概念。西方的一本教科书,成本就得200块钱人民币。卖价是五六十美元。中国人那么多,上课的学生每人发一本,中国国库就没有了。但是还有办法,比如说现在信息系统那么发达,实际上我们可以用电子版本的方式与学生进行分享。当然怎么样做,我也在想。但是至少在新东方这个体系中间我们必须要这个东西,把西方的因素引进来。那么与此同时这就解决了一个问题,因为我觉得中国的人才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中西方文化、知识和语言融合的问题。那么国际高中对于新东方来说,国际化的高中孩子学习三年,英语基本过关,这是新东方必须要做的,我认为是必然的,应该能够做到。但是光语言通是不管用的,他必须是思维能够整合在一起,然后文化整合在一起,这样的话才能够达到真正的中西方教育的融合。

  除了这个以外,我实际上是把国际高中带有实验性地做的,为什么我那么着急?为什么花钱盖几栋楼做国际高中,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原因就是后面三个。

全面塑造学生的健全人格

  第一是人格培养应该是作为新东方国际高中的核心要素做的。刚才说的延迟满足能力之类的,都是人格的培养。你培养一个孩子面对诱惑不动心,能够在关键的时候他能够等待的能力,这就培养孩子某种意义上的成大业的能力。这些东西都应该在学校的课程中间和日常生活中间设计进去的东西。这些如果不设计的话,你作为老师作为榜样、表率是不管用的。我在新东方已经够做表率了,但是很多人跟我背道而驰的。后来我发现这种体系观点,必须培训;培训的重要性,你做榜样,新东方1.5万人怎么看见我这个榜样?所以必须要有体系化的东西。对学校也是一样,中国天天说老师的精神要高尚、善良,其实看不见有形的东西不管用。

  人格培养方面人的品德品质的培养,人的心灵的培养和人的精神能力的培养。心灵是对内的,精神能力是对外的,心灵比如说宽容、大方;精神能力包括勇敢、面对挫折不怕失败、勇往直前。把这三个方面做好了,我们学生的人格就比较健全了。比如说人是善良的,从心灵上来说,心灵是宽广的,从精神上来说他是勇敢的。这样的孩子出来以后到任何地方都不太可能失败。我个人一直认为我的人格是比较健全的。如果让我描述的话,刚刚那三大方面的话我的身上从善良来说我是具备的,善良我具备,从心灵上来说的宽广我也具备,从精神上来说勇敢也不用说。这些能力如果到高中他养不成的话,基本上这辈子就没戏了。因为中国有句老话,常言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

弘扬学生的个性发展

  某种意义上说,新东方至少在北京这是第一届高中生,我们在扬州已经毕业了好几届了。恰恰在这个地方我能够做真正的实验,因为扬州比较远。这里面也包括培养孩子的快乐能力。人的重要情感是快乐,刚好新东方有这个环境,我觉得可以做到。未来我想挖一个湖,在里面放点鱼,让学生游泳抓鱼。刚好还在大山边儿上,1200多米的山,学生爬山锻炼体能的机会也非常丰富等等,都要把这些考虑进去,当然我们要通过系统来做。

  那么还有一个必要要做的,我觉得中国的教育其实都应该能够做到的。有一次我跟长三角的校长分会的时候,我说你们有多少学校校长每年春游和秋游是坚持进行的?带着孩子出去看一看。有多少孩子在月亮升起的时候到野外看看星星和月亮。几乎没有校长举手。因为三年前有一个校长带着孩子春游,结果翻车死了几个人,江苏省就下了一道命令不允许出游。

  我在跟踪西方的教育系统,我女儿一年两次跟同学出去徒步,每次徒步四天,出了事儿自己承担,学校不负责,老师不带领。但是,当然体系比较完善,当然如果出了事找保险公司。咱们公司是这样,保险公司也能赔,但是家长就不买账,带着被子就到学校里面住着。你不给我赔,我就坚决不走。我们在江苏的扬州学生里面两个孩子打闹,摔掉了门牙,家长就舍不得不干了,就住在学校里,非要我们赔到,赔60万。你怎么让我们赔60万啊?这样不行的话,爷爷在医院里病危居然推着病床吊着点滴到我们校园里来了,我们姥爷都死在你们校园里,你看怎么办。这就是属于中国社会系统的不理性,也导致了所有学校的校长不敢带着学生出去了。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所以,中国整体上来说,就是社会素质没有统一化。人家的社会素质统一,我的孩子如果我孩子摔断了腿也跟学校没有关系,就可以了。

  但是呢不管家长怎么有意见,我认为至少在我们这个高中里面,我们要跟家长签协议的,孩子如果出去玩受伤了,不能找我们学校,要找保险公司。中国很多教育就是因噎废食,你看所有的学校停止课外活动,因为害怕出事。但是我觉得可以在小范围之内做的。这也是教育的一部分内容。

  还有一个,刚才王鹏提到在学校中间另外一个重要的要素,就是孩子的真正个性化健全和发展。这是第四大内容。第一大内容是保留中国教育中间的优秀成份,拓展西方教育中间合理的要素。第三是人格的培养,与学校的结合,第四是个性的发展。

  这个孩子到底哪方面强?我有一个设想,比如说,孩子进入高中以后,你就必须选一个体育项目把它做到极致状态,就必须选一个艺术项目把它做到极致状态,你就必须选一个学科把他做到极致状态这也是西方教育方法。比如说我的女儿音乐吹长笛,学科是数学。中国的孩子最要命的是所谓北大校园要发展怪才,在中国真的没有怪才了,都变成鹅卵石了,还有什么怪才?所以我觉得如果说跟西方教育接轨的话,这一点可以接轨。真正的对他进行个性化的教育,不是说你看你挺外向的就做外向的事情。不是这样的,而是经过反复的观察考验。如果孩子从小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辈子都会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想要的东西。

 培养学生正确的同情心、价值观和世界观

  最后一个,我觉得特别重要的一点,一个学校的责任在于培养孩子对于社会和世界的理解,并且对于社会和世界的同情和仁慈。

  这个东西也是可以在学校做到的。但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当中是没有的。所以,在新东方方面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系统。让他们怎么样达到所谓的理解、谅解,能够把孩子的同情心和仁慈心给激发出来。在我看来我们应该安排孩子的时间去贫困地区比如实习、考察、义工,去孤老院体验这些地方体现人世间的苦难和沧桑,进一步增加孩子的地位,同时增加他们对父母以及对社会的感恩能力的认知。

  我觉得在教育中间,如果中国的教育能把这五大内容做到了,就是比较完美的教育。就是中西方的结合,人格的塑造,个性化的弘扬,以及最后是对社会的认知和感动能力。

  我的理想是能够为贫困大众来服务,当然新东方做的事情还是为社会精英服务,目前国际高中教育就是为高端家庭服务的,因为它基本上为有钱人家服务的。国际高中上完三年后高中出国读书,平均学费在国外是3—5万美元之间。你想,一个家庭每年拿出二三十万美金来读书的,相当于100万人民币,这样的家庭还是不多的。这对于我来说,是很苦恼的。

  为了能够拉平自己心里的遗憾,新东方每年为1000个大学生交学费,新东方每年到农牧区培养三四千个农村老师,我们在偏远地区造一所比较高档的希望小学,一般投入二三百万之间。但这远远抵消不了我希望能够为没有教育机会的人做事情的这样一个愿望。我曾经建议,能不能农村孩子考大学录取的时候平均分数降低50分,跟城市孩子同等录取?教育部说,他们说如果我们把这些政策实施下去一个有不公平的嫌疑,我说中国的教育体系本来就不公平。但是他们说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这样的话,中国一夜之间城市的孩子一大半都会变成农村户口。所以农村孩子依然没有机会。所以说我是比较复杂。

  我希望通过新东方国际高中的实验,把中国高中的一些合理因素引入到中国的普通高中去。因为有些东西是不需要钱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是这是我的心理支撑。如果光是为有钱人做,我还是做不下去的。所以要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最后我是希望这个能够成为现实的。我们新东方能够做的事情。所以再次感谢各位媒体朋友、各位家长、孩子们!孩子们刚刚的我说的这五个内容你们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也是你们未来制胜的法宝。

  好的感谢大家!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