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情感世界 >>真人真事 >> 正文
父亲欲割肾救治患尿毒症儿子 其女患病已去世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 2010-10-22 08:29:22
何治平说希望自己早日康复,帮爸爸分担一些压力。本报记者杨天啸摄

  女儿前年因尿毒症去世,儿子又被确诊为尿毒症,43岁的甘肃农民何向军3年间连遭重创。今年8月,何向军再次带着儿子来京求治,准备割肾救子,但十多万元的治疗费让早已山穷水尽的何向军陷入困境。

  女儿患尿毒症去世

  何向军的家,在甘肃省会宁县新添乡彭湾村。3年前,他膝下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尽管生活辛苦劳碌,何向军还是很知足。 

  噩梦在2007年6月降临。当时女儿何丰田11岁,是一家人的开心果。有一天,何丰田找到父亲,“爸,我肚子痛。”何向军没有多想,他带女儿到村里的小诊所输了3天液,没有效果。 

  何向军带女儿去县医院检查,她的尿检结果是3个“+”。医院告诉何向军,可能是肾病综合征。一个月后,医生说病情复杂,要求何向军带女儿转院。7月初,何向军带女儿来到定西地区医院,医生告诉何向军,田田肾脏已衰竭,他们无能为力。9月,何丰田被转到兰州大学第一医院。 

  “这时我才第一次听说尿毒症这个词。”医生说田田已到尿毒症晚期,只能透析治疗,每周三次。 

  “爸爸,我要回家,我觉得快好了!”做完透析,何丰田精神好了很多,她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出院了。但一个月后,她却不得不出院,因为无钱继续治疗。 

  何向军从信用社贷款3000元,又从亲戚那里借了几千元钱,带着女儿再度回到兰州。为了省钱,他和女儿不停在医院和出租屋之间来回打转:借到钱了,住院;没钱了,搬走。 

  何向军清楚地记得,2008年10月2日,那天女儿睁大眼睛,揉着肚子轻声哀求他:“爸爸,我难受,我要住院。”何向军泪如雨下。 

  一周后,何丰田去世。

  儿子也被发现患病

  没了女儿,何向军黯然神伤。但他没有想到,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 

  料理完女儿后事,何向军回到家里,原本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却在无意中发现,儿子何治平小便的颜色明显异常,而且冒着白泡,这让他想起有关尿毒症的描述。 

  “不会又是尿毒症吧?”何向军在心里打鼓,女儿没了,儿子不能有事!他带着儿子去县医院检查——3个“+”,尿毒症! 

  听到这个消息,妻子师胜兵崩溃了,掩面冲出家门。14岁的儿子倒是不以为意,他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 

  何向军为儿子办理了休学手续,借了几千元钱,径直带着他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 

  在北京做了几个月的透析治疗后,2009年春天,何向军带着儿子回家了,“能借的地方基本都借过了,实在负担不起。”何向军说,当时儿子身体看上去恢复得不错,于是开了一些药回家休养。

  换肾至少需要15万

  今年8月,何治平病情突然恶化,恶心、吃不下饭、不断呕吐。 

  8月7日,何向军再次带着儿子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这次来是要给儿子换肾,女儿已经不在了,我一定要排除所有困难,把肾换给儿子,让他健康活着。”何向军说,他已经没有退路。 

  9月,何向军和儿子在307医院做了肾脏移植的配型检测。9月底,检测报告出来了,父子俩组织配型良好,何向军可以把肾脏捐给儿子。但据医院介绍,进行换肾手术至少需要15万元。 

  高昂的手术费用让何向军觉得再也无力支撑下去,“有一次透析过后,儿子问我,还能不能回学校读书,我当时就哭了。”何向军说,那一刻,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 

  北京军区总医院一名护理人员说,陪伴儿子住院期间,何向军几乎从来没离开过医院,也不见他在外面租房,“楼道里有一辆用来运送病人的车,一到晚上没人的时候,他就离开儿子病房,趴在车里休息一会儿。”几名护工说。

  爱心人士伸出援手

  让何向军感到欣慰的是,在听说他家遭遇后,很多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何治平就读的会宁县新添乡初级中学师生捐款近万元。该校一名老师在电话中说,何治平在学校和老师同学相处都很好,也很上进。 

  北京军区总医院一名医生也及时出手相助,她帮助何向军联系了一些爱心人士,并通过各种途径向社会各界求助。10月初,石景山京源学校小学部师生来到医院,为何治平送上全校募集的2万多元善款。 

  昨天上午记者在医院采访时,巧遇一对老年夫妇相互搀扶着来到医院,找到何向军父子,送上他们的一份心意。 

  在何向东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本子里,记载着一行行的人名和电话,以及他们的捐款数目。记者看到大部分人只留下一个姓,没有留下电话,“遗憾的是儿子有一天康复了,我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感谢这些好心人。”何向东说。尽管目前社会各界的捐款离手术费用还有一定差距,但何向军表示,不管怎样他都会坚持下去。目前何治平仍需接受一段时间透析,以等待手术最佳时机。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
24小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