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教师园地 >>教师应用范文 >> 正文
写教育教学案例——一线教师进行教育研究的有效着眼点
来源:湖南省邵东县第一中学教科室 作者: 2009-06-20 15:26:59

  (一)

  写教育论文是每个教师在成长过程中都要面对的事情,但许多老师在写论文时犯了难。华南师范大学教科院的邓良华老师在《教学叙事重建教师思维》一文中提出了一种新的观念,他认为,教师做研究要关注发生在自己教育生活中的故事,并通过对这些故事的叙述去反思自己的教学,从而改建和重建自己的教育生活,而不是去写那些有时连自己也不理解的观念性的论文。由于课堂教学是教师的最日常的教育生活,所以,邓老师将教学叙事作为所有叙事研究的重点,提出:“教学叙事”即教师将自己的某节“课堂教学”叙述出来,使之成为一份相对完整的案例。

  以前,笔者在指导青年教师做教育科研时,也曾建议他们多写写自己教育教学中的案例。长期以来,在人们的观念中有一种思维定势,认为进行教育科研就是以发表论文为目的,作教育科研总结时总是以在某某级别刊物上发表了多少篇教育论文最感荣耀。然而,只要我们认真作一下反思,就不难发现,这些教育论文似乎并没有多少促进了我们教师教育实践的改进,也很难说提升了我们教师的专业化水平。更何况,还有部分教师为了完成论文篇目,本身不是有感而发,而是把别人的文章东拼西凑,甚至就是直截从网上下载的。

  (二)

  要改变这种尴尬的局面,就要求我们的科研工作管理者和我们的教师从以往的认识中摆脱出来。我们的一线教师,各项教育教学工作在身,一般都很繁忙。他们没有过多时间去写那种系统性的教育论文,即使有时间的话,也有点写不了。既然难于写好系统性或观念性的教育论文,我们就大可不必强迫他们去勉为其难。我们完全可以让他们将自己在教育教学中遇到的教育问题和教育困惑,以及自己遇到这个教育问题的情况写出来,并且将问题发生之后又是怎样想办法解决的,在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是否发生了一些有意义的教育事件,是否有值得叙说的细节,也一并记录下来,这不也就是一种很有价值的研究吗?

  在我们学校,每年暑假都要召开一次“德育研讨会”。这是一种很好的探讨具体问题的方式,管理者的初衷无疑是好的,他们除了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一些德育问题外,还希望能够收到一批高质量的教育论文。然而,学校及政教处每年都为收论文而感到头痛,不仅论文数量不够,而且交来的论文质量也不高,大都不是有感而发,明显有拼凑与抄袭的痕迹。要是我们让“德育研讨会”就开成教育问题研讨会,教师每个人写自己在教育学生中遇到的案例,情况可能就大不一样了。我们的班主任和任课教师一年忙下来,手头该有多少活生生的做班级工作、转化差生、教育学生的案例,拿出几个典型的进行一下反思和分析,不就是一篇好的文章吗?这种文章的价值肯定比那些照搬的东西更有价值、更能提升教师作为教育工作者的专业水平。学校教科室编辑的《教科研通报》,也常常感到稿源不足,究其原因,也有一个对教师论文要求取向的问题。

  我们的教师在进行教育科研时,不妨就把着眼点放在写一些教学叙事或教育教学案例性的文章上。我们以为这是教师尽快成长起来的一条有效的途径。你将自己某节课、某个内容的教学过程叙述出来或者将某个教育事件记录下来,使之成为一份有启发意义的案例;如果你针对某个教学方法和事件做一些追踪研究,那么,这种教学案例会显得更有价值。第一,案例的叙述其实是一种行动方式,教师不行动,就不能改进自己的教育教学,也就无话可说;你行动了,那意义也就完全不同了,你也就找到了一种成功的突破口。第二,教师“叙述”自己的教育教学故事和过程,实质是“反思”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也就是参与了教育研究,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正是真正的教育研究。第三,管理者“听教师讲述自己的故事”,更能看到教师的成长,教师水平的提高。

  (三)

  我校数学组的青年教师罗黔容在这方面做出过有意义的尝试,她有一篇《函数的凹凸性-——探究性教学课例》的文章就来源于自己的教学实际。在这篇文章中,她把她一节课的教学过程完整地“叙述”出来,进行了一种“用钢笔录像”式的“课堂教学实录”。我们勿需怀疑这种平淡的实录到底有多大价值。首先应该肯定的是罗老师的这种行动方式,她讲述的是自己经历的故事,很真实。她记录下来的“这道对于大多数学生而言没有任何难度、可有一位平时特别爱思考的学生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的事实正是教学过程中最鲜活因子,案例中学生的积极讨论与探究正是由这一因子所激活的教学实证。第二,罗老师在“课例”前冠名“探究性教学”,说明她是不准备满足于“实录”,而是准备进行一些“反思”以及“反思”之后引起的“教学改进”与“教学重建”。“探究性教学”源于“探究性学习”。对于“探究性学习”,罗星凯教授认为:是一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学生高度智力投入,且内容和形式都十分丰富的学习活动。一方面表现为学生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另一方面表现为学习活动的生存性。真正体现了学生的动手、动脑。读完罗老师的“课例”,我们的确看到了这些“探究性”特点叙述过程中的体现。罗老师最后在“课后反思”中说:“在课堂上发现学生有自己的想法,这样的机会不可错过,老师应牢牢抓住,努力创设对学生有挑战性的问题或问题情景,给学生主动探索和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空间,增加课堂中的多维有效互动。”她这样的收获可以说是在写出这份案例后才真正得以提升的。我们还希望老师们在案例写作中不时来点“夹叙夹议”,将自己对“教育”和“探究”的理解以及对一节课、一段内容中某个“教学事件”的思考插入到相关的教学环节中,那么,这样的案例对自身的提高和对其他教师的影响的意义就更大了。

  下面是一位做班主任的语文老师记录下来的一个教育机智方面的案例:《一个棘手的问题——一起人数众多,性质颇为严重的作弊事件》。

  语文科代表为了帮助其他同学掌握语法知识,征得任课老师的同意,在自习课上组织同学测验。测 验结束后,班长向老师汇报“一切正常”。老师正为学生的自觉行为感到高兴,准备给全班同学一次嘉奖。岂料课后学生反映,测验时看书的人不少,连班长也在内。怎样处理这起作弊事件呢?在全班同学面前直接提出这个问题,责令作弊者自动坦白,要求知情者检举揭发,把嫌疑分子一个个叫来办公室审问……这样的办法有什么积极的作用呢?第二天上课时,我神情自若,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我在黑板上写上汤姆斯麦考莱的一句名言:“在真相肯定永无人知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所作所为,能显示他的品格。”接着又给学生讲了一个人在回忆自己三十年前一次考试作弊时的懊悔心情。讲完故事,我要求每个学生记下麦考莱的名言,同时要求他们写一篇体会,题目是《心灵的答卷》。我平静、沉着的态度,大大出乎学生们的意料,而麦考莱的名言则深深地震动了学生们的心灵。第二天,每个同学都交出了惭愧、悔恨的“心灵答卷”。显然我对这次作弊事件的处理是卓有成效的。它的教育影响是十分深刻而久远的。

  这位班主任老师在处理这次作弊行为时,没有采用严厉批评追查责任的惯用方法,而是依据学生做了错事心里不安,知错欲改的心理,采取了一个足以震动学生心灵的措施——要求每个学生记下麦考莱的名言并写出心得体会,巧妙地把自己的教育意图隐蔽在友好和无拘束的情境中,把教师的教育要求转化为学生自己的需要,使学生把这种教育要求当作自己的意图提出来并加以执行。这样,学生既接受着教师的教育,又不感到自己是教育对象。他在处理这起作弊事件中,根据学生当前心理状态对症下药,分寸得当,采取的“宽恕”态度激起了学生自我谴责、自我教育,这种宽恕产生的道德上的震动比责罚要强烈得多。一线教师们写这种运用教育机智的案例,其实际价值和理论意义都是那些连自己也不理解的观念性的论文无法比拟的。

  我们每一位教师都可以这样做。只要我们养成了勤于动笔的习惯,就一定会有收获。我们还可以尝试在其他方面也这样做,比方,学校要求每个老师在每学期写一份教学总结,在写教学总结时我们完全可以加进一些教育教学的案例,而且这样的总结的价值会更高一些。由此看来,写教育教学案例的确是一线教师进行教育科研的一个有效着眼点。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