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教师园地 >>名师课件 >> 正文
四中名师如何教给学生"崇高感"
来源:连中国的博客 作者: 2009-05-07 11:32:35

  一、引子

  06年海淀区模拟考试中有一个谈论对英雄认识的作文题,我们的学生写道:

  杨利伟:去年第六,今年咋第十了呢?不行,还得飞一次火星。

  刘胡兰: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对鬼子(应该是“敌人”)说,中国共产党万岁!

  雷锋:大哥,采访哪!用我帮忙不?没事儿,有啥尽管说,俺没啥优点,就爱管闲事儿,嘿嘿……

  黄继光:哎呀,日本鬼子(应是“美国鬼子”)那枪真狠哪,打得我疼啊……怎么才第七呢?今年没上榜?

  这样的例子,在我们的教育中遇到的还很多。当今社会,确实弥散着一股“喜欢调侃一切崇高”的恶浊空气,也有人说是一个小品文化盛行的社会,是一个娱乐型社会。我们的中学生不是没有情感,但情感往往过于绵软与简单;我们的中学生不是没有追求,但追求往往过于自我和世俗。我们多么希望他们的情感丰沛而浩瀚,他们的追求开阔而高远;我们多么希望他们的身上少一些调侃、娱乐的因子;我们多么希望他们挺身于时代的潮头,兼济天下,做一个杰出的中国人,用自己的铁肩肩起民族与历史的责任。他们笔下的文字应该恢宏而大气,深情而饱满,应该囊括天下,包举宇内,发自肺腑。

  二、“崇高感”的建立是德育的开始与核心

  公元1世纪罗马美学家朗吉弩斯说过一段非常著名的话:

  天之生人,不是要我们做卑鄙下流的动物;他带我们到生活中来,到森罗万象的宇宙中来,仿佛引我们去参加盛会,要我们做造化万物的观光者,做追求荣誉的竞赛者,所以它一开始便在我们的心灵中植下不可抵抗的热情——对一切伟大的、比我们更神圣的事物的渴望。(《论崇高》)

  我在中学教了十二年书,做了十二年的班主任。在这十二年中,我人生中相当多的时间与精力放在了与中学生的接触交流上。中学阶段,随着人身心的进一步发展,随着知识的快速储备与较强的抽象认知能力的形成,人开始更为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人生中那些关乎心灵与精神的一些东西开始真正在这一时期逐步形成。中学六年,是人生建设速度快、建设规模宏大的重要时期。

  在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中,我具体而又切实地感到了我们中的一些人将德育做得空泛、乏味、无力。德育是不能脱离开学科教学而独立存在的,脱离开学科教学的德育便是脱离了母体的德育,是假大空的德育;德育是伴随着丰富而积极的生命体验而进行的,德育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德育不是简单的遵守校规校纪,德育是对生命的认同与高度崇仰。德育应该具有一些“佛光”,应该悲悯苍生,普滋万类,灵源浩淼,应该对人具有辉煌的感召与宽广的吸引。德育不是简单的怕而从,不是简单的纪律与命令,德育是我们刻写与积淀在学生身上的生命烙印与生命激情,是学生受教育中情与智所留下的丰富而深刻的轨迹。

  “崇高感”的建立是学校德育的开始与核心。

  我们自古便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浩浩然凛凛然的人;现在我们还需要培养一批为了科学的昌明,而甘愿遭受火刑的人。这些人之所以不是芸芸众生,是因为他们有着宏大而傲岸的精神世界,是因为他们有着世俗之人难以企及的巍巍如高山浩浩如江河的精神境界。他们是洋溢着“崇高感”的人,因而他们的生命是矗立在世间的。说的形象一点,“崇高感”其实是一块“挡板”,它的外面是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它的里面是光风霁月的精神追求;它的外面是琐杂尘俗的现实世界,它的里面是高山仰止的精神向往;它的外面是重功名重利禄的现实世界,它的里面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贤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精神呐喊。就我个人的教育经验而言,推不开“崇高感”这块“挡板”,人就难以由现实的功利世界进入到伟岸的精神境界,人的生命就难有坚强的固守与粲然的爆发。诚如朗吉弩斯上面所说,有了“崇高感”,学生才能真正拉开与世俗社会的根本距离,才能真正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立“精神世界”,才能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生命旅程”,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

  “崇高感”的形成与建立,离不开“经典”,离不开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特别是离不开工作在教育第一线的教师对“经典”满涵生命体验的、真挚饱满而又富于智慧的、与学生的认知规律高度契合的个性化诠释。

  三、我的一些具体做法

  带着对这一目标的真挚追求,不揣浅陋,下面谈谈我的一些具体做法。权作抛砖引玉,将我自己当作靶子,供大家批判。

  在课堂上,我是这样为学生引带出孔子的:

  谁能说公元前的那个五六百年,不是人类的黄金岁月呢?蛮荒的心灵悄然萌动起蝶飞花灿的绿茵,蒙昧黑暗的大脑,沐浴在旭日中,让智慧泉突瀑泻。

  一边是孔丘、孟轲、荀况、老聃、庄周、墨翟、韩非、孙武,一边是泰勒斯、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德漠克利特、普罗塔善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代表人类光荣与尊严的思想巨人,第一次群峰峙立于世界上。而诞生了这些巨人的古希腊和中国的齐鲁大地,曾如人类的两条腿,将其带入文明的社会。

  而孔子实为中国第一思想方阵中的领军人物。

  在课堂上,我是这样为学生介绍《论语》的:

  吟诵《论语》,那精粹凝聚的语句剔除了我们生命的杂质,雕磨出我们生命的纹理,点燃着我们生命的光焰。“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孔子的痴恸,从他千年的恍惚中凸现出来;他的情感,既真挚,又沉痛。我们的生命就此,仿佛做了一次由内到外的滋养。我们淡褪了城市的霓虹与喧嚣,剔除了城市的尾气与浮华,再一次走进了那个简单而质朴的岁月。“弘毅”、“笃信”、“不贰过”、“如浮云”、“乘桴浮于海”……我们的生命吸足了养分,精神抖擞地投入到新的追求中。

  我是这样与学生谈论孟子的:

  打开孟子豪阔的书简,孟轲,你把胸襟埋下去,胸襟立刻浩浩汤汤无际无涯,多少男儿的豪情被你沃灌滋渥成千里的沃野——“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你把头颅昂一昂,气度立刻将你熔铸成鼎,你煌煌而立,一袭布袍,仁者无敌!——“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这等口气,也只有你孟轲!

  在课堂中,我是这样为学生评介西汉才子贾谊的。我希望通过教师这样的一种表述,在学生的心头燃起一把年轻而渴望有所为的火。

  每次读《过秦论》的时候,我都为贾谊年轻而喧腾的血液所席卷。壮丽而雄健的汉廷台阶不歇一口气一直将未央宫推入天宇。在大殿上,一位只有二十余岁的青年,峨冠博带,气宇轩昂,面对满朝王公亲贵,慨然以对。他言辞激切,辞采飞扬,字字句句仿佛都是从思考的深谷与情感的大海中撷取熔铸提炼而出的。他年青的眉骨,高迈峭拔而稚气仍未脱尽;他犀利的目光,持重而光彩四溢,可在如炬的放射中,你依然可以看到他心灵深处泛起的纯稚的涟漪。

  他,就是贾谊!

  带着生命的感动,我曾对学生说:

  四中的每一间教室都是崇高的,这里升腾着一种奇妙而大气的智慧,虽是斗室,但这里一定是智慧启迪着智慧,昂扬感染着昂扬,这是一片奇异的心灵之海,澎湃而又安详。

  四中的每一场考试都是崇高的,困惑像巫女,又犹如一团一团摄人心魄的黑雾,摆尾探爪,将我们思索的大脑层层锁住;也就在这时,灵异、智慧、执著、坚韧凌空而降,奋勇而出;他们轻快而富于节奏,寸土必争,当仁不让。

  四中的银杏树是崇高的,高大挺拔,蓊郁繁密,它阅尽人间春色,它无声却又是极富智慧地向我们讲着一个又一个寓言。你耐心地听,你敏锐地去感触,它的力量,它的智慧,深茂而厚重,古老而年轻,它坦荡真诚而又含蓄蕴藉。这使我们理解了四中校歌中所说的“挺拔的银杏树给我们力量”。

  每一个四中人都是崇高的,他们平易而认真,他们随和却又固著。

  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儒生,真正的儒生是可以从相貌、气质、举止等外在上直接看出来的。我们希望他们不用凭借校服,就能被校外的人认出来,认出他们是四中的学生。真正的儒生并非是文弱迂腐的,真正的儒生是衣冠磊落、气宇轩昂、心怀天下的人,是可以将豪迈勇毅的气度内敛内化内铸为谦谦君子之风的人。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学生成为一名真正的书生,不管人生遭遇怎样的困厄,命途出现怎样的波澜,他们能够把那种书生的味道散落到生命的各个角落中去。

  “崇高感”的建立,至关重要,是德育的开始与核心。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