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EQ 读 本 >>答答热线 >> 正文
优等生的成长困惑:我为什么找不到工作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2008-09-16 13:33:33

  为什么不要听话的我

  如果能让时光倒流,陈亮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回到甚至永远停留在4年前。

  4年前的那个暑假,收到北京一所名校录取通知书的他,是全村的骄傲,也因此成为周围十里八村的知名人物。瘦小腼腆的他平时并不惹人注意,但“名校大学生”的光环让他感觉自己高大了许多,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不少羡慕的目光,还经常有为人父母者指着他的背影教育孩子:“要好好读书,以后像他一样考上北京的名牌大学……”

  而在4年后的今天,陈亮不敢设想,当他拖着行李走进县城那家小单位时,会不会也有人指着他的背影议论。这是他最无法面对的。

  从小学到大学,陈亮一直是个好学生。这是老师们公认的,陈亮自己也这么认为。“好学生,就是听老师的话,上课认真听讲,课后认真完成作业,然后考出高分。”这些陈亮都做到了,所以他在学业上一帆风顺,顺利地从小学升入县一中、考上北京的名牌大学。

  刚上大学时,陈亮也曾经感到失落:看着同学们热情地加入各种社团、组织社会活动,他为自己除了做题、考试之外别无所长而自卑;看着男生女生们一起郊游,说唱,追打笑闹,他也会羡慕,感觉到自己不善言谈、不会与他人交往是个缺憾;最重要的是,他的认真听课、认真完成作业不再为老师所重视,这让他一时找不到方向——过去凭借着这些,他可是老师的宠儿和同学的“榜样”。

  但陈亮坚信,只要考试成绩好,他就能有一个好的前途,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他的升学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不是说学校就是小社会吗?在小社会里经过验证、行得通的标准,在大社会里也一定能行得通。

  靠着这个信念,陈亮在大学4年里一如既往地认真听课、认真做题,在宿舍和教室之间独往独来,没谈过恋爱,也几乎没有同性朋友。假期他不常回家,因为和父母也没有多少可说的。中学的同学原本就来往不多,现在作为北京名校大学生的他,更不屑于和那些普通院校的学生多交流。

  越听话越没人要

  一转眼到了大四,同学们都开始忙着找工作,陈亮也参加了几次校园招聘会。靠着名校的名声,他递上的简历都有回音,笔试也难不倒他,但一到面试环节他就被刷下来,因为一到那种场合他就不知该说什么,再一心慌,回答问题时就更加词不达意。

  还没迈进职场的门就经历了一连串的失利,令陈亮不仅恐慌而且愤愤不平:“他们说我表达能力不行——要那么好的表达能力干什么?能说会道的人就一定能做事吗?现在的社会怎么这么华而不实、不重视工作能力?我的表达能力是差点儿,但我会听领导的话,领导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难道不是好员工吗?说我组织能力差,应变能力差——我不想当领导,只想好好工作,要组织能力有什么用?应变能力也没有用!领导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听领导的话就行了。缺乏团队合作能力——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了,团队就好了;同事之间合得来就多说几句,合不来就少说,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听领导的,认真做事不就行了?”

  但是,无论陈亮认为自己有多么委屈,用人单位的招聘标准却不会因他而改变。而且每次应聘被拒后他也不会申辩,因为无论心里认为自己有多么充分的理由,关键时刻他都说不出一个字来。平时他就害怕当众表达,更不用说与人争辩了。

  就这样,直到毕业前,陈亮才在亲友的帮助下,与家乡县城的一个小单位签下聘用合约。可一想到当年考试成绩不如他的同学都有了理想的工作,那些普通院校的毕业生纷纷得到待遇更好的职位,他心里就无法平衡。

  而且他无法理解,10多年来令他在校园中通行无阻的最大优势——听话,怎么就不管用了呢?

  主动交往怎么这么难

  身高接近一米八的康明是个帅小伙,研究生毕业,又在科研部门工作,怎么看都不像是“恋爱困难户”。但他现在最大的苦恼就是没有女朋友。

  从小学、中学、大学直到研究生毕业,28岁的康明有19年都是在校园里度过的。他一直是好学生,听老师的话,心无旁骛地认真学习。上大学前,老师说不能早恋,他就躲着班里的女同学,生怕和她们扯上什么关系。上大学后,面对伶牙俐齿的都市女孩,平时就不善言辞的他更是说不出话来;看到来自农村的朴实女孩,他又担心对方家庭负担重将来不好相处。就这么思前想后,4年的本科生阶段过去了,3年的研究生学习也完成了,康明仍然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

  在大学里,当别的同学热热闹闹地参加社团、卿卿我我地花前月下时,康明就躲进图书馆读书。读书是最能让他感觉安心的事,从小到大,父母、老师和邻居都夸他爱读书,有上进心。

  3年前研究生毕业,康明走出了校门。工作单位不错,工资待遇也好,还有单间集体宿舍,但康明却总感觉不适应,最大的问题是下班后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每天下午一下班,大家都走了,年长的同事回家忙家务,忙孩子,年轻人相邀着聊天、撮饭或K歌,这些都是康明不擅长也觉得没意思的。他认为,做这些事都是浪费时间,是没有上进心的表现。过去在学校里,晚上他可以去自习室、图书馆,那里总有不少人在埋头读书,所以坐在里面也不会感觉孤单。可现在,他只能一个人回到宿舍,形单影只,这令他有时也静不下心来读书了。

  工作后,父母就经常催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什么时间结婚。平时走在街上,漂亮女孩的身影也时常让他感觉心潮荡漾,幻想着有个女孩走进他的世界。可康明是个不善交际的人,与同事除了工作上的沟通,几乎没有多少话可说。也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毕业后从不主动给同学打电话,连短信都很少发,仅在刚毕业的那个新年回复过室友的问候,所以同学之间也渐渐地断了联系。

  生活圈子狭窄无处结交异性

  每天办公室、食堂、宿舍的狭窄生活圈子,让康明不知道该到哪里去结识同龄女性。而走出这个圈子,到年轻人聚集的热闹场所去,对他来说简直是比考研究生还要难的坎儿。

  尽管康明和同事的交往有限,但他的老实勤恳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所以也曾有热心的同事为他介绍过女朋友,但是见一次面之后就没有下文了。同事启发他说,你是小伙子,应该主动一些,比如邀请女孩子去看电影、逛公园,哪怕是找个有情调的地方喝喝茶呢。这可真难倒了康明——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于听父母、老师和领导的话,基本上都是遵照别人的指令去做事,服从别人的安排。所以他不会拿主意,也害怕别人让他做决定。为了逃避这个“主动”的压力,再有同事要给他介绍女朋友时,他只能托词躲避。

  原来康明相信,学习好一切都好,可是在找女朋友的问题上,他的学习好、爱读书却一点儿都帮不了他,原来不影响学习的木讷被动的个性,竟然意想不到地成了拦路虎。现在,康明决定接着报考博士,博士毕业后还希望能留在学校工作。毕竟校园是最能让他安心的环境,也许还能遇上合适的女孩。

  成绩好的孩子未必有出息

  陈亮和康明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学生:她在上我开设的《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课时,醒悟到自己以往的生命经历太单薄了,除了学习,几乎什么活动或社会实践都没有参加过,而这将不利于自己今后的求职和发展。于是她跑来告诉我对自己新的发现。

  我说:“很好,你看到这一切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她却一时语塞。

  再下一堂课,她过来问我:“老师,我想考研,你说我考本校还是外校合适?该考什么专业?……”我说:“既然你已经看到自己以往只重视学习的局限,看到自己所缺乏的是实践,为什么还是一门心思只想着考研呢?为什么还不做一点儿改变呢?”她嗫嚅着说:“不知道该怎么做。”

  像她和陈亮、康明一样的学生实在有太多太多。如果你仔细探究,他们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从小听话,爱读书,学习努力,成绩优良,深得家长和老师的赞许,被树立为其他孩子的榜样……而他们在大学和大学后的遭遇似乎也雷同:当学习成绩不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时,他们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对自己“别的什么也不会”感到十分郁闷而又不知所措,彷徨了一段时间以后往往又退回到自己一向的专长——埋首于书本。最后似乎果真应了那句话:学习好的人不见得有出息。虽然,这让一向身为优等生的陈亮和康明们很不甘心。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这是千百个陈亮与康明发出的疑问。

  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一个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见的。当一个孩子将全部的时间用来读书,他显然就不会有什么时间去参加其他的活动——无论是与小伙伴玩耍还是社会实践。不幸的是,这些往往被家长视为浪费也得不到老师鼓励的活动,却正是培养一个人的沟通能力、合作能力、主动性等诸多技能的重要时机,而这些技能,我们在陈亮和康明的故事中已经看到,又恰恰是今后社会上无论工作还是谈恋爱都必不可少的。

  找个好工作做不等于从此幸福

  陈亮和康明们终将发现:在他们所接受的学校、家庭教育与社会实践之间,有一个巨大的断裂带。事实并非像陈亮以为的那样——“在‘小社会’里经过验证、行得通的标准,到了‘大社会’里也行得通”——而是刚好相反。

  这其实并不是陈亮和康明们的错,而是现存的“分数至上”的教育环境与家长们错误的观念造成的。家长们总是以为: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就可以找到好工作。他们也总是这样要求孩子们。但无数的事实证明,这个逻辑如果不是完全错误,至少也是荒谬得离谱。就像我们从陈亮的故事中所看到的那样,企业需要的可不是只会埋头读书、不会跟同事相处、事事等着领导指示的人。

  至于说找一个好工作背后所隐含的“由此就能得到幸福”的心愿,我们从康明的故事里也看到,那更是完全地不靠谱了。但是,当家庭和学校仍然奉行着这样的逻辑时,陈亮和康明们也只好将全副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因为,在这个“小社会”里“好孩子”与“差学生”所得到的待遇确实是有天壤之别的。

  但我以为,比这还要糟糕的,是陈亮和康明们已经被剥夺了驾驭生活、享受生活的能力——他们没有自己的主见,也无法为自己的生活负责,虽然他们曾经一度是光环笼罩的“成功者”和榜样人物,但他们的自信和快乐仅仅建立在以成绩换来的认可上。就像建在沙上的城堡,当潮水袭来时便轰然倒塌。可是除此以外,他们已经不知道还可以到哪里去寻找成就感和快乐。他们对于同学们社交活动的排斥、对于社会“华而不实”的愤懑,其实都掩盖着他们对自身能力深深的自卑感和无力感。他们的生活内容竟是如此狭小、苍白和乏味,却又似乎无力去改变。就像我那个学生说的一样,当他们突然面对这些需要其他能力的事物时,因为疏于这方面的学习、缺乏指导和支持,往往束手无策。于是只好采取否认和退缩的态度。

  其实处于这种状况的不仅是他们,还有那些被家长逼迫用全部的课余时间来参加某种学习班或钢琴等技能培训的孩子。他们即使进了大学,常常也出现各种心理问题,活在深深的痛苦之中。这是我在大学做心理咨询老师的几年中所痛切感受到的。

  而对于已经长大的陈亮和康明,我想说的是:技能是后天习得的东西,你们错过了学习沟通、交往这些能力的最佳时期,但是亡羊补牢,现在也不算太晚。也许会经历很多的痛苦与挫败,但是不要放弃,也不要责怪自己,为自己找到好的老师,将你们以前学习书本知识的劲头拿出来,到实践中去学习和磨炼。

  祝福你们。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