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高中生网网友专区 >> 在线学习 >>初中学习 >> 正文
职高生也出类拔萃
来源:中国青年杂志 作者:记者 陈敏 2006-05-30 00:00:00.0

  我珍视这份荣誉,就像战士珍惜最宝贵的勋章;同时我会“淡薄”它,因为那是已经过去的辉煌。

  ——“全国首届十佳中学生”王晓荟语

  2005年5月3日,人民大会堂举行全国"首届十佳中学生"颁奖仪式。十名学生各有所长,有的自强不息,有的富于创新,有的学习特棒......20岁的王晓荟,是惟一来自职业学校的学生。

  采访是在肯德基,年轻女孩挺多,咬着冰激凌看漫画的,一身哈韩装扮酷的,首饰丁丁当当从头到脚的,而王晓荟的V领衫、淑女包以及白领式妆容,都规矩到有点OUT。

  “你觉得自己为什么能获选?”

  “我并不觉得自己比其他中学生更优秀,可能综合素质强点吧。”

  晓荟声音清脆地笑着回答。

  成长从“奉献”开始

  刚到北京市求实职业中学的第一天,16岁的晓荟瞪着大眼睛,在学校溜达了一圈,缓解郁闷。亲戚们都向考上北京市重点中学的姐姐祝贺,而把她归纳到没有出息的技工一类。"哼,我会有出息的!"晓荟踢着小石子自言自语。

  晓荟一进校就担任班级团支部书记,可同学们都不买账。她越喊“安静”,下面闹得更凶,板着小脸安排工作,对方却撇着嘴冷笑。“王晓荟,不就一颐指气使的小干部?只会支使人、邀功!”闲言碎语,闹得她每天头疼。

  接下来的班干部改选,晓荟落选。那天放学,同学们亲亲热热搂着彼此的肩膀走了,她孤零零地趴在课桌上痛哭一场。

  是世界错了?还是自己错了?有点消沉的日子,晓荟总傻坐着想问题。

  当时,晓荟还是学校礼仪队的队员,每次训练结束,她和队友都要收拾场地。那次,晓荟主动提议:“我离家近,负责卫生!队友回去晚了不安全。”回家已是深夜,训练室的钥匙挂在骑单车少女的胸前,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像她重新明亮的心情。

  又一次训练完毕,晓荟正在打扫卫生,手机响了。老师让她约几个队友,提前买好早餐,省得耽搁明天的大型礼仪活动。晓荟声音脆亮地答,好!

  不辛苦队友了,还是自个儿去超市购物吧。晓荟大包小包地提到自行车上,再小心翼翼地推着车走。正往学校赶,后面忽然有人喊:让让!可是自己酸疼的双腿,锈掉似的迈不开。转眼间,两车相撞,两人都稀里哗啦地摔倒。那人爬起来就骂,晓荟只是整理散落的塑料袋。忙完回家,晓荟才发现膝盖被重重磕破了,血跟裤子粘到一块儿,不得已,只好把裤子铰掉。睡到半夜,晓荟疼醒了,一手抱着枕头,一手环着膝盖,闷声哭了好一会儿。

  可一大早,晓荟就去了学校,若无其事地帮大家把鞋摆好,又分发早餐。“呀!你的膝盖怎么出血了?”有队友喊。一刹那,大家都围上来问长问短,着急地逼着她休息。晓荟嘴巴一扁,又哭了,心里甜丝丝的。

  高一年级期末,晓荟以全票当选为学校团委涉外部部长,大家也渐渐熟悉她的口头禅:“我来!”

  每次的寒暑长假,学校恰好忙着春季招生、秋季学生分配工作,需要大量的青年志愿者,晓荟说:“老师,我是学生干部,我来!”每学期两周的校外实习分配,大多同学会挑选离家最近的或者最风光的实习单位,晓荟说:“老师,最远的单位留给我,我来!” 每次合唱队、礼仪队参加比赛,出现譬如限制人数的突发情况,还是晓荟最先举手:“我是队长,我下!”然后,她快快乐乐地转为后勤队长。

  奉献这个词儿,80年代生人提起多半是要皱眉头的。王晓荟却喜欢。她的成长,正是起始于此:奉献让她变得宽容,更有力量,更成熟......

  我有什么资格不更努力?

  王晓荟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校团委副书记,校礼仪队队长、合唱队队长,还是课代表。每逢晚会,晓荟既是主持又是导演,还得负责话筒、幕布等等。2003年北京市中学生业余党校文艺汇报演出,也挑选晓荟主持,因为她曾在一个下午,就组织各校同学排练出一个特棒的舞蹈;节假日,她带领同学参加公益活动、礼仪服务,进行社会实践......

  难得的是,晓荟还是全年级秘书专业课最优秀的学生。她的班主任都感叹,晓荟家的台灯12点之前肯定都亮着。

  是,晓荟从没忘记,学生的天职是学习。

  去年9月,晓荟参加北京市秘书职业技能大赛,进入复赛却发了愁:复赛里涉及到的秘书高级知识,她压根儿没学过!只有三天复习,偏巧学校还有档文艺晚会,作为主持和合唱队队长,晓荟也万万不肯"辞演"。只好都承担着,排演的空隙,晓荟不忘恶啃书本。晚上,大家都睡了,晓荟在桌上摆两个闹钟,盯着自己继续复习。

  小丫头聪明,闯到决赛,还取得高级证书,获得全市第12名的好成绩;同时,她主持的"庆七一"文艺汇演,也顺顺当当落幕。

  从众星捧月的优秀学生,到末流的办公桌文员,晓荟照样优秀。

  晓荟第一次去公司实习,是学校推举她,顶替一位临时有事的师姐。她有点忐忑,怕表现不好让师姐提前下岗。何况,高三的课程刚讲到秘书的性质,她都不知道“前台接待”到底是咋回事。

  习惯准备充分的晓荟去找老师求救,老师一边说她一边记,心里才逐渐安定。

  第二天,晓荟化了个淡妆,穿着学校的校服(军绿色的小衬衫配短裙)早早去上班。打扫卫生,整理资料,有人进来,她微微鞠躬,微笑问好。有人不搭理这个新来的前台接待,她仍然翘着嘴角,笑。

  这并不掉价。她现在是职业人,不是爸妈的小宝贝,不能扮酷,职责就是让每个人一进到公司就如沐春风。刚进校她也很“转”,学校规定学生必须向每位老师问好,她才尝试对陌生或者熟悉的面孔点头微笑。有位老师特严厉,晓荟问好问了三年,他都毫无反应,突然有一天,他冲晓荟笑了:“你好!”

  人心迟早会被微笑打动!所以,晓荟坚持微笑。

  很快,晓荟接到第一个电话,铃声几乎再没停过。公司是研发报税软件的,业务咨询的电话很多。有的客户着急,偏偏转接过去又占线,还得重转。午休的时候,晓荟就到身后的“业务咨询中心”大办公室,把业务员的电话、姓名和位置都抄下来。中午她食不知味,却把那些数字和汉字嚼得滚瓜烂熟。

  下午再有电话,她也不慌了,回头一望,就知道该转给谁。

  一个星期,晓荟接的电话比19年的总和都多,肘部都磨破了。同时,她还要处理若干琐屑的事情。但一有空,她就向人请教学习,维修复印机也留心,下次出故障她搬出三脚猫的工夫,居然也有用。实习结束后,公司特意向她的学校肯定她的能干。

  不是每位同学都像晓荟这样,有人一旦实习受挫,就抱怨不断。为此晓荟召开了一次主题班会,让他们把困难都说出来,并模仿当日情境,一起想办法解决。但有很多问题几乎是“永恒”的:工作辛苦,没有成就感;知识不如大学生,自卑;实习工资一个月800元,高薪和前途都遥不可及......

  晓荟何尝不忧患?她也只能暗示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她得到过一些称谓:校级优秀团干部,北京市朝阳区优秀共青团员,抗击非典先进个人,还有这次的全国十佳——但称谓是过去的,而未来是新鲜的,也是残酷的。

  有人问她:干吗一直这么努力?

  晓荟则反问:我有什么资格不更努力?

  他们需要感受生命温柔的另一面

  记者:你怎么理解优秀以及职高生的优秀?

  晓荟:我觉得,优秀是跟自己的昨天比,一直进步就好。作为职高生,我们很注重沟通技巧、职业技能的培养,同时也比其他学生更早地接触社会,所以特别要求人品道德。

  记者:从学校进入社会至今,遇到过意料之外的事情 吗?或者骚扰?

  晓荟:嗯,有。是家大企业,人事部主任从15个实习生中选了我。那天下班,我和他最后走,我刚关灯他就凑过来,想动手动脚的。当时我特别生气,推开他就跑了。习惯了学校环境的纯净,觉得社会面目狰狞。回家我没跟任何人说,觉得难以启齿,就窝在被窝里哭。

  记者:你的性格不是忍气吞声的类型吧?

  晓荟:对啊。他以为我刚进公司,不敢声张,还发黄色短信给我。我就拿着短信去找老师。老师变了脸色,立刻给他打电话,说:我现在代表晓荟,代表学校,郑重地向你辞职!呵呵,在学校,受到欺负我可以去找老师哭个鼻子,走入社会,一切就得自己面对。

  记者:是,无论学校多风光,到了单位就是一普通员工。在公司做实习秘书,你怎么平衡自己?

  晓荟:必须正视现实。在学校关系简单,犯了错也会被原谅,但是社会没有这么软的。有次经理去开会,恰好别的同事找我帮忙复印,经理回来后很生气,打电话批评我擅离职守。也是我自己不对,今后离开岗位我都跟领导请示,严格要求自己,从小事做起。

  在学校我比较冲,雷厉风行的。在单位也学会压制锐气,经过大脑思考再开口。最近因为得奖,要参加很多活动,接受采访,耽搁了不少工作时间。但职场不是慈善中心,每个人各司其职,我的工作只能自己去完成。天天都睡得晚。

  记者:在学生转为职业人的过程中,你觉得最妨碍你的是什么?

  晓荟:也许是我的过度热情。因为投入很多,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就会失望。有次,部门在讨论项目案名,我想为领导分忧解难,绞尽脑汁地想到凌晨两三点,得出两个案名,写了三四页,一早呈送给领导。他随手接过把东西一搁,继续忙他的。热情得不到支持,我觉得没有信心。

  记者:那下次你还会这样热情吗?

  晓荟:还是会。呵呵,我就是很能坚持,也最喜欢自己要强的个性。

  记者:很多女孩喜欢KITTY猫和樱桃小丸子,你也会有很女孩气的爱好吗?

  晓荟:有啊,我很爱看动画片,像《海底总动员》《超人特工队》等等。不过,我更喜欢一些访谈类的电视节目,看成功者一路怎样走来……对我成长有益。我曾经作过一次测试,结果说:我的心理年龄26岁!我是偏于成熟型的。

  记者:你的高中四年非常紧张,如果有一整天的时间完全属于自己,你会拿来做什么?

  晓荟:哈哈,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有想过!一直都很忙碌。我估计有空,还是会惯性地去学校,或者18路公共汽车总站。哦,我们总去那里擦洗车辆。时间很珍贵,我不想浪费1秒钟。

  记者:一直都那么坚强,使劲往前走,最软弱温柔的时候是什么?

  晓荟:想到家人、老师,还有明明的时候吧。他是朝阳区弱智儿童康复中心的小孩,天生残疾,下肢畸形,被父母抛弃。这个6岁就会背《唐诗三百首》的孩子,起初很防备我,甚至不看我,还让别的小朋友也别理我们......我和同学们照样去,我把明明的轮椅搬到门外,让他晒太阳。有次他发烧住院,我去看他,给他唱韩红的《天亮了》,告诉他韩红早年的不得志,和这首歌背后的故事。我说,你就像歌里的小孩,虽然失去了父母,但是我们都爱你。他的眼泪流了下来,喊我"姐姐"......哎,他一喊,我也哭了。

  还有笨笨,天生痴呆。他喜欢你,就会咬你,还喜欢掐你,笑得把口水滴到你的新裙子上,呵呵,很可爱的方式吧。

  记者:做“雷锋”也曾遭人诟病吧?

  晓荟:要做事情总有各种说法。我不在乎。后来我组织全校同学为他们捐款,去照料重残儿童,和他们做游戏。他们需要更多的关爱,感受生命温柔的另一面。为了这,就是被误解也值得。

【评论】【我要推荐】【顶部